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動畫片:超越娛樂 陪伴成長
來源:光明日報 | 楊颯  2021年06月01日07:22
關鍵詞:光明日報

動畫片,是大多數人童年記憶、成長的重要組成部分。

動畫片,是部分家長為孩子“打發”時間的方式。

動畫片會在不經意間塑造兒童的價值取向和行為方式,對孩子成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這個“六一”,讓我們聊聊如何讓少年兒童更好地觀看動畫片、看到更好的動畫片——

近日,江蘇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以下簡稱“消保委”)開展動畫領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長安全消費調查,發現在被調查的21部動畫片中,共梳理出1465個問題點,主要集中在用語、場景、劇情等方面。一時間引發網友熱議,部分人認為一些動畫片的確存在不少不宜兒童觀看的內容,亟須查清,另一部分人認為,動畫片對兒童的影響甚小,不應該大驚小怪。

動畫片為什麼會出現這些“問題點”,在中國動漫集團發展研究部主任宋磊看來,給少年兒童看的所謂“低幼”動畫片,反倒是最難做的。“它背後需要有強大的色彩學、聲音學、心理學的理論基礎支撐,而我們的國產‘低幼’動畫片有不少是編劇單純按自己喜好來寫、導演單純按自己想法來拍,因此就會出現調查出的各種不適宜的語言、動作、劇情。”

1、情節綠色健康,能陶冶審美情操,用充滿想象力的眼睛看世界——

少年兒童的動畫片應滿足三個層次需求

何麗(化名)在兒子四五歲的時候發現他特別愛看打鬥類的動畫片,平常還會用玩具來模仿動畫片裏的場景。提及這些打鬥場景對兒子的影響,何麗“倒不是很擔心”,她更擔心的是動畫片的簡單設置會讓兒子“變蠢”。“很多動畫片都有預設,假設世界就應該是這樣,但是實際上不是的,世界存在很多種可能。並且這類動畫片都是同一個套路,我感覺對孩子的認知不太好”。何麗説。

首都師範大學初等教育學院副教授鍾曉琳常常陪着在上幼兒園的孩子看動畫片,在她看來,動畫片背後關乎審美教育、道德教育,還有生活經驗和常識的教育。鍾曉琳很在意動畫片裏的線條感,“比如上世紀六十年代上海美術製片廠的《大鬧天宮》,它整體的色彩搭配很有講究,人物線條也很柔和,都是帶有弧度的線條,很有美感。如果動畫片裏一些角色線條比較尖鋭,那可能給小孩子傳遞的信息就不是那麼和諧。”

“動畫片裏的道德教育不光是指整體內容的價值導向,很多時候還體現在動畫人物的言語行為之間。對5歲之前的孩子來説,是非分明、非黑即白的人物形象更有利於他們接受,不對的就是不對的,好的就是好的。如果把角色設計得過於複雜和模糊就不利於這個年齡段的兒童去分辨是非。”鍾曉琳説。

不過鍾曉琳也表示,有時候很難從個別不良畫面就判定一部動畫片是不好的。“或許有情節是一個小朋友欺負另一個小朋友,重要的是這樣的行為給欺負人的小朋友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如果欺負人的小朋友發現自己沒有朋友了,那就可以對看動畫片的孩子有教育作用,讓他們知道欺負人有不好的後果。但如果欺負行為發生後,沒有正向的價值引導,這樣的動畫片肯定是不好的。”

不同的家長會看重動畫片的不同特點,如何才算是適合給少年兒童觀看的動畫片呢?對此,宋磊指出了少年兒童動畫片需滿足的三個層次要求:“第一個層次是安全。情節要綠色健康,動作不能有易被效仿的幻想暴力元素,聲音不能忽大忽小,光色不能過快閃動等。第二個層次是美。這種美要符合少年兒童心理需求,在人物設計、道具設計、場景設計、聲音設計等方面具有美感,能陶冶小朋友的審美情操。第三個層次是創意。動畫是一種想象力的藝術,要在劇情結構、世界觀架構等方面充分進行創意。要用充滿想象力的眼睛看世界。兒童動畫的編劇需要從小朋友能接受的角度,讓劇情有超預期但又合理的發展。我聽很多小學生都抱怨,現在有些動畫片太‘幼稚’了。這種‘幼稚’實際上是沒有創意,沒有想象力。”

2、社會認知跟不上,創作意識跟不上,分級也不會有很好的執行效果——

動畫片分級制度還需循序漸進

在江蘇省消保委的調查中,圍繞“市面上動畫片的放映尺度是否需要進一步嚴格把控”問題,828位家長表示需要,佔比80.7%。對於動畫分級制度的出台,562位家長表示非常支持,佔比54.8%;389位家長表示比較支持,佔比37.9%。

動畫分級制度是指針對動畫作品的不同受眾,按年齡段加以區分分級,並對不同級別的動畫作品規定相應的播出範圍、播出時段和收看受眾的制度。

為了讓各個年齡段的人都能觀看到適合的動畫片,此前也有輿論認為應採取動畫片分級制度。2018年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遼寧省遼陽市第一高級中學教師王家娟就指出,為了吸引更多年齡層的人觀看,個別動畫片裏摻雜了一些暴力、粗俗,但是又能吸引高年齡層觀眾的擦邊球內容。她呼籲國內播放動畫片實施分級制度,讓孩子在看動畫片的過程中學到真知識,養成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給孩子一個快樂健康的好作品,而不僅僅是滿足一時的娛樂。

對此,鍾曉琳認為,動畫片需要有一條底線,違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違反法律、違反基本家庭倫理的是堅決不能納入的。動畫片分級的話則還需要考慮對象,比如學前、小學低段、小學中高段等不同年齡段的兒童所看動畫片也應該有所區分。從內容、價值引導、音樂、畫面色彩等方面都需要有一定的指標來衡量。

“對文化內容產品實施分級管理是一種國際慣例,從長遠看是大勢所趨。建立分級制度,一方面有利於我們在國內文化市場對少年兒童進行保護,另一方面也有利於我們的產品與國際市場相對接,製作出更符合國際需求、能走到海外的兒童動畫作品。”宋磊介紹道。

不過,宋磊對分級制度保持着審慎的態度。“建立分級制度也不會是一蹴而就的。一是它的政策成本比較大。與分級相關的硬軟件升級,知識普及等,都需要巨大投入。二是它的執行效果取決於中國觀眾文化素質的整體水平。家長呼籲分級的比較多,但是有幾個家長真正知道什麼是分級,分成幾級,怎樣指導孩子認知分級?從企業層面看,是否瞭解不同級別作品的特徵,是否具備創作各種級別作品的能力?恐怕很難。很有可能政府推動了,但是社會的認知跟不上,創作的意識跟不上,這樣也不會有很好的執行效果。”

在還沒有分級制度的情況,如何保證動畫片能對孩子產生正向影響?“對分級制度還是要循序漸進。先普及分級分類知識,在沒有分級的情況下先鼓勵和指導企業分類創作,觀眾分類觀看。待社會認知整體達到分級制度的要求,企業創作能力達到分級所需的水平,再全面鋪開,或許效果會更好。”宋磊認為,首先要從題材上下功夫。多創作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題材的作品,靠題材內容潛移默化地梳理少年兒童的文化認同和文化自信。其次要有意識地植入價值觀導向。要讓少年兒童通過看動畫,體會到真善美。最後要讓動畫角色發揮行為示範作用。少年兒童很容易模仿動畫中人物的語言、動作,所以要充分發揮動畫角色的行為示範功能。有時候,動畫人物多説兩句“謝謝”“對不起”,就可能讓孩子養成禮貌待人的習慣。相反,動畫人物如果語言不淨、行為粗鄙,那也很容易讓孩子受到不良影響。

3、“甩手機式”的“放手教育”可以讓家長省力,卻無法保證孩子信息接收的有效率——

家長需處理好把關與孩子自主選擇之間的關係

“什麼情況下會允許孩子看動畫片?”江蘇省消保委給出的調查結果顯示,過半數(50.9%)家長勾選了自己有其他事顧不過來孩子、課餘閒暇的獎勵,有45.6%的家長會在孩子吵鬧時,為分散其注意力而允許。這種“甩手機式”的“放手教育”無疑讓家長節省了精力,卻無法保證孩子信息接收的有效率。

這一現象也得到了鍾曉琳的證實。她發現,在大部分家庭裏,如果把動畫片作為一種家庭學習方式,是一種自發性的、以觀察模仿為主的、浸潤式的學習方式。“所以這樣的日常性學習方式,基本上看不到家長有目的、有意識的教育設計。在玩耍式的學習中,孩子是在放鬆的階段,憑着他自己生活裏慢慢積累起來的興趣,來吸收動畫片傳遞的信息。”

鍾曉琳不太認同的是,家長在孩子看動畫片上做過多有目的性、計劃性、導入性太強的設計和設置。“動畫片可以作為孩子自由安排的時間,把動畫片定位在家庭的娛樂生活裏,在這樣的娛樂時間孩子同樣能學習。”鍾曉琳説。“並且隨着孩子從幼兒到小學階段的學習和成長,會慢慢形成自己的鑑賞力,從這個角度來看,孩子看什麼樣的動畫片也應該有更多的自主權。”

“但家長確需做的是對動畫片的外圍把關。”鍾曉琳認為,在家長和孩子看動畫片這一場景中,更好地是採取一種較為折中的辦法。既要尊重孩子的選擇,又要給予正向的引導,鍾曉琳常常採取的做法就是和孩子一起看。比如動畫片裏的角色有暴躁的言語和行為,鍾曉琳會耐心地跟孩子説:“這樣吼是不是挺吵的,是不是聽着挺不舒服的呀?那説明這種行為是不對的哦。”“及時把不好的影響給孩子淡化”,這是鍾曉琳所説的“參與式干預”。

“家長需處理好把關與孩子自主選擇之間的關係,適當地給孩子做引導,讓孩子對動畫片裏呈現的行為場景再認識和再學習。最自然的家庭教育就是這樣發生的。”鍾曉琳説。